男子新婚2个月杀死妻子 称常遭丈母娘数落

发布时间:2015-05-11 15:04:40
男子新婚2个月杀死妻子 称常遭丈母娘数落

男子新婚2个月杀死妻子 称常遭丈母娘数落

昨日,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葛宜峰在市二中院受审。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/摄

自称婚后生活压抑,90后男子葛宜峰持剪刀和锤子,将新婚仅两个月的妻子残杀在一轿车内。葛宜峰昨日被控故意杀人罪在市二中院受审。庭审中,他却大倒“苦水”,在详细讲述杀人经过时还伴有动作激烈的手势,然后突然歪坐在椅子上恸哭起来。令人发指的是,为了让亲戚朋友相信他杀了人,他还把妻子尸体照片发在朋友圈内。

婚后仅两月就杀妻

事发时不满24岁的葛宜峰初中文化程度,和妻子陈某是安徽老乡,两人同岁,今年正月初六刚结婚,婚后住在岳父母在大兴区黄村镇的租住屋内。

今年4月26日上午9点多,两人因商谈离婚事宜来到停放在离租住屋不远的妻子家的奇瑞 轿车内。在车内,因两人言语不合,葛宜峰持事先准备好的剪刀猛刺对方的颈、胸和背部数十下,又抡起锤子砸向她的头部,将妻子杀害。作案后,他投案自首。

受审时,葛宜峰说话声音响亮。据他供述,婚后他和岳母相处不好,结婚登记当天就因琐事被岳母骂了一顿,后来和岳父母共同生活中,家庭氛围会因为某人的一句话突然改变,弄得他好心情全无。“结婚、当上门女婿,之前一切都听她的。本来说好婚后一起去烟台,妻子又突然改口去北京,把我所有的计划都打破了。说好过完正月再去北京吧,可她初八就要走……我还在朋友圈里发了,这婚结的,一点高兴的理由都没有!” 葛宜峰越说越激动,突然歪在椅子上哭起来。

在工作上,葛宜峰也感觉很压抑,每天奔波在地铁里四五个小时,挣几千块钱就要给别人当哈巴狗似的,而婚前他在其他城市能挣七八千元,过着很好的生活,“妻子来北京后生活档次提高了,也看不起我了。我感觉窝囊,心理落差很大。”由于新婚矛盾不断,陈某提出离婚。

做了上门女婿还被人踹了,因为早早和妻子结婚,把一帮朋友也给得罪了,而他母亲也称“离婚了别回来,家里丢不起那个人。“我想过自杀,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做错。我觉得我今后生活都成问题了。”

庭审称想同归于尽

葛宜峰说,事发当天,他还未起床就听到岳母不停地数落他,称他配不上她的女儿。“我很愤怒,妻子买了早点回来扔我东西,说离婚了就别住她家里,让我自己找地方住。”随后葛宜峰约妻子到车里谈谈。事发前一天,他刚买了剪刀和锤子。“我就想伤害她,如果她给我道歉就完事。后来行为失控了,就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杀了她。”

葛宜峰说,两人在车里再次发生争吵。后妻子接到女友约她出去玩的电话,认为那个女友带坏了妻子,他突然非常愤怒,就一把拽住妻子头发,掏出剪刀开始朝她身上乱扎,一边扎还一边问:“你服不服?”

听到妻子痛苦求饶,葛宜峰供述突然很兴奋,手下的动作更激烈了。“我说,你终于求我了,一直以来都是我求你。我像狗一样求了你很多天。”他说,因为妻子说这样死得很痛苦,他就拿锤子锤她头部,并再次猛扎其颈部。随后,葛宜峰给亲戚朋友打电话告知其杀了人。因大家都不敢相信,他把尸体拍了照片发到朋友圈里,还说终于结束了这一切。葛宜峰后打了辆黑车到派出所投案,要求立刻判决枪毙他。

庭审最后,葛宜峰称其行为很可耻也很悔恨,并哽咽地说希望社会更加和谐,以他为戒,不要有那么多伤害和矛盾。

岳父要求以命抵命

昨天,陈父提出106万余元赔偿并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、立即执行。庭审后陈父说,他一直拿葛宜峰当儿子看待,没钱了就给他钱花,还给他钱学开车。后葛宜峰提出离婚要十万元赔偿,还说要杀了丈母娘。“我妻子最初发现女儿被杀,受了很大刺激,现在下肢瘫痪。”陈某亲戚说,陈某是个内向很老实的姑娘,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,每个月2000多元工资,还要给葛宜峰钱,而葛宜峰不思进取,游手好闲,喜欢玩牌,还动手打过妻子,“夫妻有矛盾很正常,没想到他这么残忍。”